旅行轉機

出國旅遊最討厭的旅程之一,就是長時間飛行及轉機。不但無法洗澡洗頭、連刷牙洗臉都很麻煩。加上現在通關非常的嚴格,一些水狀和噴霧的清潔用品都不能帶在身旁。只能帶小小的隨身包。加上一直轉機,實在也沒有精力拿太重太多的東西。


有一年的冬天,想從紐約飛到巴西去,那天正值一月份下雪,我的朋友載我去甘迺迪機場,還差一點就遲到了。我的班機是從拉瓜地亞機場到華盛頓特區,之後才從那出美國到巴西的里約。沒想到下車之後,才發現華盛頓特區的機場無法降落,所以我那班航班直接在此地停飛,確定無法接到華盛頓特區飛里約的另一班機。這下完了,我的朋友Candace和我約好在里約的第一航廈等我,而且她的手機完全打不通。我不可能在那天到了,她等到望穿秋水也等不到。


於是我開始跟美國航空的小姐吵。說我朋友會等不到啊...什麼的。她說,那幫你改搭聯合航空,從紐約直飛里約,但是在不同機場,你得要自己花錢作計程車趕過去。

計程車花費很多,從拉瓜地亞坐到甘迺迪機場,距離可是不遠。幸好有一位男士也遇到同樣情況,於是我們共程過去可以分攤費用。一路上這位帥哥人完全不理我,可能是我蓬頭垢面又戴了眼鏡吧。

好不容易搭上了飛機,這才發現我的新航班是到里約的第二航站,我和朋友約的是第一航站。而且他們並沒有公共交通工具中間往返。這一路上我非常擔心。巴西是葡萄語系,我一句都不懂。坐在飛機上鼻子過敏的老毛病又犯,一直擤,讓旁邊的男士都看不下去了,問我要不要吃他的過敏藥。他要去巴西找女朋友,我暗示他可不可以請她來接機時順便載我回去第一航空,他說不太行也。是怕誤會嗎?

到了里約機場,領了行李。開始我艱鉅的任務。還好機場人員懂英文,而且對我很好,載我到第一航站。果然看到Candace對著入境旅客東張西望。我大叫她、我們擁抱,這才放下心中恐懼,也來龍去脈告訴了她。

另外一次經驗,是從台灣要到美國的明尼蘇達,途中經過芝加哥。從台灣飛到芝加哥之後,下了飛機繼續通關時,地勤人員才告訴我,下一班飛機因為故障已經確定要停飛了。可以改到另一班,但是在另一個機場。


芝加哥有地鐵到這兩個機場,理應我只要作地鐵就可以了。不過這樣時間一定來不及。我花了74元美金坐計程車,到櫃台報到之後,才知道芝加哥因為風大,所有航班停飛,不知道何時才會開始飛。


我最後在機場等了五個小時才坐上飛機。早知道就不用花錢坐計程車飛奔過來了。

在機場躺在椅子上睡,好像難民一樣。加上從台灣到現在已經快兩天了,頭髮又油又醜,完全沒有洗頭整理的地方。如果有也是很貴。 難怪有人跟我說乾洗頭劑可以用在常旅行的人身上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復活節島 Easter Island

南極 (上) Antarctica I

智利百內國家公園 (上) Torres Del Paine 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