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利百內國家公園 (上) Torres Del Paine I 全程O完整記錄

百內國家公園花了髮精靈八天才爬完,加上第九天坐車去看瀑布共九天。途中不可能洗頭,還好有法姿優乾洗頭照顧我,每天用就算連續一個月絕對沒問題,沒有粉,頭皮很健康又乾淨。

幾乎沒什爬山經驗,事前看了一些部落文和影片,都把影片的山看成平面的,忘記了它是爬坡,也聽說很簡單,幾乎不會死人,影片中的登山客不是胖子就是一路有說有笑。髮精靈就傻呼呼的不走大多數人走的半圈W,而是專業級的全程O,但沿途驚險不斷,每天都差點掛掉,上帝保佑我平安回來了。

下面是進國家公園大門付費後,他們都會給的官方地圖,而且是防水的,我出發前還上網印了兩份包塑膠袋怕爬山淋濕。事後證明有了地圖也沒用,知道營地的名字更沒有用,就是不知道在哪,還是每天迷路找不到住宿。紅虛線就是整圈我行走的路。

上圖的紅虛線包括下面的綠線和紅線,正常人多是走紅線的W,我則是多走了綠線。

訂房可以參照髮精靈的訂法,因為這也是許多世界遊客的訂法:

Day 1: Camp Seron
Day 2: Refugio Dickson 
Day 3: Los Perros
Day 4: Refugio Grey
Day 5: Refugio Paine Grande
Day 6: Domo France 或 Refugio Los Cuernos 
Day 7: Refugio Chileno 或 Refugio Los Torres 
Day 8: Hotel Torres

沒有房間的只好訂帳蓬。第六天或七天看你自己的腳程事先訂好要哪間,髮精靈寫兩間是因為其他歐美的網友腳程好,住不一樣的。如第六天,多數人到Refugio Los Cuernos,髮精靈只能到Domo France,而且行前Refugio Los Cuernos就沒有房間了,是他們推薦Domo France。第七天,Chileno看日出比較快,但Refugio Los Torres設備比較好,雖然遠了些而且上面的地圖沒畫到,但其他它在Hotel Torres的附近同一條路,路程比Chileno平坦。只是Chileno在百內塔的路上,隔天不用再爬。

這路程我總共花了八天時間完成,第九天則是參加飯店的半天套裝行程。出發前一個月就先訂好每天住的帳蓬、小木屋、和三餐。所以我不用帶餐點、帳蓬、睡袋、墊子,但還是第二天到營區背就痛到不行,可能因我是買了台幣四百多元一個的背包。這一堆小木屋和營區竟然是被兩家公司獨佔-Fantastico Sur另一個比較多營區的Vertice Patagonia則是服務爛到不行。出發前一個月訂,小木屋很多客滿只好訂帳蓬,而且W線有限制每天行走人數,太晚訂連帳蓬都沒得睡啦。訂房按連結。不想背太重的就訂Full Board三餐全包、外訂睡袋、帳蓬、墊子。怕冷如髮精靈訂兩個睡袋一個墊子。注意免費的最貴,所以免費的營地如Camp Paso, Camp Italiano, 和Camp Torres都秒殺訂完,而且設備很爛,這要直接跟國家公園訂。

行前攜帶除了法姿優乾洗頭,就是一般多天登山用的行具,加上當地風大會下雨,所以要有雨衣、遮背包雨布、救身反光銀布、空的水壺喝山水即可,但請喝流動的水,因為有人或動物排洩物你不知道。衛生紙、肥皂、太陽眼鏡、手電筒.....等。衣物請洋葱式穿法,白天太陽大熱到十幾二十度,晚上睡不著零下五度都有可能。拖鞋可以在營地穿、衣架。

交通,我是從Ushuaia坐飛機到它最近的機場叫Punta Arenas,只有Hahn航空直航,每星期三才一班,歷時一小時。其他地方坐應該較方便,除了LATAM也可以買Sky Airline,便宜又直達。再坐約三個小時的巴士到Puerto Natales,公車票按此事先買好,隔天一大早再去公車總站坐約兩個小時公車到公園門口,票前晚跟旅舍老閭買。

Day 1: Camp Seron

第一天一大早七點坐到公園門口時已經是九點多了,它停三個站,請在公園管理中心下。到了之後,有位管理員小姐開始上車說,沒有訂住宿的今天就得要離開國家公園。然後一大車的人先丟行李在公車上去管理中心辦門票,他們要看你訂的住宿文件和護照、回填一些文件,繳交一大筆入園費後,你可以選擇開始爬。我則是加買了一段七公里路程Hotel Torres提供的小巴士上車,才開始爬。

公車上的人群突然走了一大半,都往W路線爬,一開始走就不知道要往哪個方向,還到處問人,有夠慘,而且已經超過十點了。走了一陣子,看到了一對奧地利來的夫妻,跟他們走才知道路上的路不是要走的路,而黃柱的指標才是要跟著走,好慘差點走錯就整個錯了。沿路一堆高亂的草、水和泥巴,只能直接踩下去不管鞋子髒濕。一直到中午休息吃完中餐,這對夫妻說他們要掉頭了,他們已完成W,只是沒有走全程的整圈O,要走一小段O看看,現在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。

一出發還沒問路,就看到終點的標地三座尖山遠遠高聳雲間,百內塔(Torres Del Paine),那我還需要走嗎?前面三三兩兩的登山客也要出發了。

遇到這就覺得難走了,殊不知更難的在下面。因有馬車行走所以形成多軌道。

走了一陣子,看到兩塊智利小鮮肉在樹下休息,我想跟他們比較安全,一位在作教練、另一剛研究所畢業,是大學同學來著。年輕體壯應該可以靠。雖說是智利人,也是存了一陣子錢才第一次來到這國家公園,還一邊笑我花了好多倍的錢。在他們的照顧和扶手過泥濘下,終於到了營地。才發現背包的帶子處好像開始有撕裂壞了。今天沒什景色,我後來才發現這是最輕鬆的一天。地圖表上訂四小時到,我花了約五小時才到。

兩小鮮肉示意圖,很多路都像這樣泥水,旁邊也沒有路,只好給它踩下去才是保命之道。

應該是百內河(Rio Paine),走的多是泥濘路。

下午就到,訂好的帳蓬已被業者架好了,內也有睡袋墊子。等了好久,直到下午六點廚師才煮好飯,其他多數人像小鮮肉自備糧食的早就自己煮好吃飽了。在溫暖的木屋中有西餐的高級感,很豐盛。晚上九點多就進帳蓬睡覺了。

Day 2: Refugio Dickson

第二天吃完廚師營養的早餐,又外帶上中餐袋內裝水果乾果小漢堡。其實早上九點多就可以出發了,我又不用收拾帳蓬,但為了等那兩塊小鮮肉一起走覺得比較安全,卻到了十一點快半才啟程。走了一陣子,他們就不耐煩我太慢不等我了,讓我自己一個人爬,早知道我自己一個人腳程慢就應先走啊,也不用當天晚上都快七點了才到營地。

一出發的路就覺得很難,根本看不到盡頭,而且開頭根本不知道是從這出發。

依舊沿著百內河(Rio Paine)走。

由於背包開始壞了,有些東西我用手拿,路上有位奧地利女孩很好心,竟然說那些雜物就綁在她的背包上讓她背吧,她就先走了。

慢慢往上爬,綿延不絕的河流,我到底何時才能到呢?

風有夠大,帽子幾乎都吹掉了,登最高看到了百內湖(Lago Paine)

再往下走,旁邊的山路都這麼小條,還算蠻不安全的。

同樣一條河

很美的台地

實在是天堂,那一堆遠山就沒人跟我解釋,我應該沒有爬到過吧。

走了很久,拿出廚師準備的難吃三明治當午餐,會合了那兩小鮮肉,在途中的營區簽到簿上簽名,那天行走此路的大夥都在那一起吃,這時也下午兩三點多了。繼續走,剩我一個人,因有人吃飽就陸陸續續出發,途中經過一條小河又沒有橋,一對男女在對岸叫我脫下鞋襪渡河,河水冷不算冰,過了再擦乾穿上,往前趕路。

右邊橘色柱就是指標,沿著它走就對了,有時只是油漆畫在石頭上一撇橘也就算了,所以我常常沒看到,往河谷走或不過河造成迷路,被別人叫住。

應該不是什麼大湖,找不到名字。

純萃喜歡這片雲,可能因這裡風大吹出來的吧,路都是這麼小條難行。

惟一的平坦有鋪路,這種是蠻平順的,但也太少了吧。

終於看到了迪克森湖(Lago Dickson),中間的台地是今天的營區嗎?

右邊是美麗的雲片和另一頭山

更近一看,有帳蓬,應該就是這了吧?路好小條。

右邊

一直走卻無法看到今天的終點,一直下坡一直下,走的腿好累,每一步都手腳並用差點跌倒。眼看就要晚上七點了,八點太陽下山,怎麼辦才好呢?終於看到營地了,大門卻是用繩子綁著,寫上Keep the door close。我在想,天啊,難道不是這?我要回頭走上坡嗎?已經晚上七點了,我要死在這了嗎?把繩子拔開繼續走,沒錯啦就是這。表定六小時,我走了八小時。看到了那兩個男的,早已到了一個多小時,奧地利女孩也是,我好感謝她,把廚師煮的食物分她吃,因為她是全自備食物。我的背痛到不行,手指也被一植物的小針刺進拔不出來。一位法國女醫生幫我看了,說最好不要拔,以免發炎,又說我這麼肉腳走W路線就好了啊,還說其實我什都訂了還背這一堆,一一幫檢查我帶了什麼,說哪些現在可以扔了。交誼飯桌上又遇到一對倫敦來的情侶Lewie 和Andrea,但他們說爬的慢是因要拍照和輕鬆走。我說我可是走的很努力卻跟他們速度一樣。但我事後現在整理照片發現,自己其實花了很多時間拍照。

當天有房間可以睡,也有熱水澡,等我躺下,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。

Day 3: Camp Los Perros

早晨聽到餐廳吃飯的聲音也快八點了,快些吃了吃,還好廚師有針線借我花了點時間縫背包,昨晚他又說我洗了鞋外面是不智之舉。他是對了,因為後來幾天我的腳底都因泡水紅腫。那兩個男的還在混,我說我背包壞了,可以幫我背些東西嗎?他說他們也是滿的沒辦法。

被前一天嚇到,決定不等兩個小鮮肉,腳程慢的我要先走出發了。

今天表定只有四小時,應該很輕鬆吧?結果我花了六個小時。一路上都是森林、瀑布、河流,一開始遇到一對波蘭來的男女,後來才發現他們各自結婚,互相只是網友約了來這還睡同一帳蓬,女的抱怨男的打呼聲很大,這是真的,因為附近的人都聽到了。她還說老公人很好要她自己來玩,她只是找個人作伙比較安心。男的也不等我跟那女的,我們在後面趕不上腳程。Lewie和Andrea也有等我一下,只是就看不到那兩個智利鮮肉,但後來他們還是趕上我了,反正我永遠都是最慢的。

好不容易一路爬坡登高看到湖。可能叫Lago Escondido。

有人叫我抬頭看,原來一直咚咚咚的是麥哲倫啄木鳥(Magellanic Woodpecker)

忘了是哪個方向,應該是向南看吧,已經有百內塔的形狀了。

這應該是往北看,就是很令人害怕的景象啊。

走了好久,還是一樣的百內塔

這棵樹可能是病害

再來就是一堆森林,照片就不用了,這是洛斯佩洛河(Rio de Los Perros)。

這是一座惟幾完整的好橋,有的河是根本沒有橋。

河流、森林浴我走好久,但沒有漫遊的感覺,好像在競走,也在這完成了午餐。

終於,看到這景像,在熱帶區生長的我好驚奇,是洛斯佩洛冰河 (Glacier Los Perros)

遠一些拍,代表離營地不遠了。

一樣是洛斯佩洛河(Rio Los Perros),其實這些河名都沒有人告訴我們,我是八個月後的現在寫文才查到的。左邊岩石上的橘漆是路標,阿呆如我哪知要沿著河往前走呢?

下午就到了營地,背包愈來愈破,跟管理員借背包,他說沒有,只好跟他借針線。有位瑞士同行女孩說她有帶針線,沿路可以借我。洗澡時,那智利教練打赤搏還被女波蘭網友亂摸吃豆腐。由於是冷水,我就敬謝不敏不洗啦。管理員,跟他多借一條睡袋,還要加錢,而且睡袋根本沒洗 。他還說,如果人爬一爬不見,他們也不會去找,直到一個月過後,我聽了心都涼了。

這裡沒有廚師準備三餐給我,只好吃些事先帶的乾糧過三餐。所有的人都告訴我,以我這種龜速,最好明天一大早天還沒亮就出發,因為是整整表定十二個小時硬仗,爬上一千公尺又下來,這我當天才知道有一千公尺這件事,我以為是走平面路也。

Day 4: Refugio Grey--Camp Paso

冰河旁的營地,實在是有夠冷,完全睡不好。半夜要上廁所,也很痛苦,看不到亮光,烏漆嘛黑要用手電筒,走好久的路,廁紙也不夠,再說一次營地管理公司Vertice真的很爛。好不容易早上五點半一到,收拾一下,來到餐廳一堆人都起床了,開手電筒在煮飯吃飯。法國女醫生已經出發了,波蘭女生還在吃,半小時前我還花了十分鐘找她的帳蓬,因前晚她要我叫她起床,一片黑怎麼找?本來說要一起出發,我只好自己先走了。此時六點半。

一出營地馬上迷路,全部都是森林一片烏黑黑,根本都是路也沒有路,只好再走回頭,看到一群智利少年家,問我怎麼了,我說我迷路了。他說來吧跟我們走,我說你走慢一些我看不到啊。他們走一陣子就等我一下,直到天漸亮了才沒管我。Lewie和Andrea這對也趕上了。還有一陣子走到在樹林中打圈圈找不到路,還是那群智利男救了我,他們爬山都是打赤搏。

我一個塑膠袋提在手上怕背包破掉就這樣跟人家爬,Lewie看不下去主動說要幫我提手袋,經過了一個早上,連續爬坡一千公尺高,十一點半終於看到灰冰河(Gracier Grey),這幾天的辛苦都沒關係了。在山頂上面休息好久,吃中餐零食順便跟瑞士女生借針線縫我那汲汲可危壞掉的背包。運動量這麼大,三餐卻都只吃乾堅果巧克力棒,又沒睡好,我一定會瘦很多。山上有個管理員,管大家下午十二點多到一點一定要下山,因為風超大又怕大家下午走不到營地。他每天就這樣爬上山頂當人形雕像,太強了。

今天走了一個多小時,終於天亮,看到第一道曙光。

死命的爬,真的好累,連續爬坡都快九十度,明明Youtube上面看到是平平的,大家爬的很輕鬆啊。實在搞不懂這座冰山叫什,就算很美也沒心情了。

到了山頂,這裡是Paso John Gardner,彷彿這幾天,加上一大早的辛苦都值得了,大夥和Lewie也這麼說,看到灰冰河(Glacier Grey)。遠處有點點是人,管理員在這趕人,我也在這吃中餐縫背包。

更往下走進一看冰河,好像鱗片,這輩子沒有這種景象出現過。

中間大石是Nunatak,再過去就下冰河瀑布,這是W圈路線看不到的景像。小橘鐵針竟是路標。

再近眺右處,著實在此待了不少時間。此時Lewie也把東西還給我,他跟Andrea要先走了。

大夥陸陸續續往山下冰河谷繼續走,我又是最後一個,剩下奧地利女孩陪我走。她真的很厲害,有抽煙但體能比我好,快下雨了正要穿起雨衣,管理員看到說不用穿,等下雨就會停。一直下坡一直下坡,階梯又高,雨又開始下,連續下坡三四個小時,我的左大腿開始痛,應該是傷到了。但此時到了大多數人今日休息的營區Paso,時間已經是下午三點。我今天睡覺的營區還在表定的五小時後,腳痛一定是到不了了,雖然此時還有人繼續要往下一營區進去。從早上到現在,表定六小時,我已經走了八小時。

奧地利女孩幫我跟這個免費營區的國家公園管理員說,可否讓我待下來,基本上它本來是客滿的。管理員說可以,還幫我連絡下一站營區,給我一個不太乾淨的帳蓬,和一個沒有洗的睡袋及墊子,墊子不夠我只好用帳蓬內的雨衣墊。奧地利女孩還煮她帶的東西給我吃,這裡近河流,但沒有熱水洗澡也沒有電。大夥就吃吃睡吧,無法洗洗。一個美國小男生十八歲就自己一個人來爬,他也是跟我一樣早上一出門就摸不到路覺得很丟臉,我這麼老了才丟臉吧。

到了晚上,一片漆黑,冷到睡不著,紮營在冰冷的河流旁聽著水聲,實在是有夠凍。偷偷在帳蓬旁灑了兩次尿,又思索這麼冷無法睡,明天要如何有體力爬山。半夜一點多,於是走到管理員的木屋,打開他的門,用手電筒照,他被我照得還是睡死了沒醒來,又看到他的床上面還有張床,房間好暖和實在很想睡上舖,但又怕他半夜把我怎麼了,只好偷了他的兩件大衣,回去帳蓬繼續躺著。

過了一會兒,管理員竟然回來找我。我說好冷啊,他給了我另一個睡袋,把他的兩件大衣拿回去,跟我說晚安。第二件睡袋都是他的吸菸味和油臭味。我還是覺得很冷,又回去找他,這次他大門深鎖了。

Day 5: Camp Paine Grande

好不容易捱到天亮,奧地利女孩真好,又煮她的東西給我吃,加上Lewie和Andrea也分熱茶給我喝。和管理員們說,昨天真的好冷喲。後我又進去管理員木屋還他臭油煙睡袋,另一男的說放著就好,我就把它折一折,那男的又說一個字"Out",很兇。奧地利女生說要慢走,她會趕上我;Lewie和Andrew則是先出發了,這對女方每天都執行很早的準時出發日,說是在超商的主管,男方則是她的屬下。

正要出發時,昨晚我偷衣的男管理員竟然追上來,給了我一個熱熱的麵包餅,我好感動,給了他一個擁抱。

出發登高的第一個影像,好像昨天中午到現在沒有任何進度一樣,怎麼這麼大啊。

隨便再往中間拍。

好像有些接近瀑布口了

掉下去不知是什麼情況

聽說是這,兩個國外大學生不小心營火燒光了整個森林,好幾年生不出樹,被永遠不得入境智利。

有夠辛苦,終於看到灰湖(Gracier Grey)了,也就是瀑布口

至於右邊,還是長的一樣。

有些路就是上下坡度差很多,又要低頭橫過大樹。

瀑布口了,好想坐船親近看,結果最後一天才發現沒有時間。

終於有進度的感覺了。

左邊

前晚就在思考,我今天到底是要睡昨天訂的營區,還是就直接走到下一營區呢?畢竟我每天的營區都訂好了也不給退費。於是一個人拼命趕路,走到一個大河流,竟然沒有橋,我看著每個人冒著生命的危險爬鋼筋,下面是洶湧的河流,一個女孩子過了,我問她怎麼辦,她說就這邊走,還是比其他地方安全,還看著我安全過了上岸才離開。

快到Refugio Grey時,突然發現多了一堆人,還跟我走不同方向,走山路還要閃人,過去的四天我多數是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一個人走,這下覺得好怪,原來是靠近W線了,是大家走的路線。我一直問我對向的人,還要多久到Refugio Grey,每個人都說是一個半小時,過了半小時再問別人,還是一樣的答案。走到找不到標誌,順著河流打算往下走,被一個智利女孩叫住,說路不在那,還指著標誌跟我說,路要這樣跨過河一直走。我手提的塑包又引起了她的注意,她主動幫我提,剛開始還回頭等我,後來等不及一溜煙就不見了,連保命的水都被她帶走。

走了好一段路,遇到第一天就認識的英國老男人,跟他要了幾口水喝,繼續往前,沿途記得來向的人不只一個告訴我,智利女孩在Grey住宿區等我,真的好暖心,可見她不只叫一個人跟我說。終於一個半小時被我走了快兩小時,下午一點多時到了Refugio Grey。表定五小時,我走了六小時,有進步了。

在這過橋,借口水喝,英國男也在休息。

到了木屋門口,我跟智利女交換了連絡方式給她一個擁抱。這間木屋蠻大的,嚇我一跳真像飯店,我找了櫃台要他們退錢,說昨天沒有住在這,他們竟拒退,還說要去市區Puerto Natales總公司才有得說,我哪有時間。找不到奧地利女孩,只好在飯店門口貼字條,又看到了瑞士女孩,跟她再次要了針線縫了背包。遇到英國老男人,問他我還可以再走到下一個營區嗎?他說可以的,要拼一下,那天下雨路滑他走了很久,我很驚訝他一路都跟我同行程竟然前幾天走過了前段,也才了解到他離婚女兒都大了,自己來旅行。說到這,那法國女醫師也是離婚了,孩子在她旅行時給前夫照顧。

於是,在下午兩三點時,吃完木屋準備的中餐,開始出發了。路有爬坡但比起那前幾天的一千公尺連續爬,真的好多了。早上過了灰冰河(Gracier Grey)來到了灰湖(Lago Grey),又走小湖,一直走到沒有盡頭,一群人都不見了,又是我最後,前面一片荒涼,明明問了很多人,說還有一兩個小時,為何就是到不了呢?眼看太陽就要下山了,我連害怕的時間都沒有,只有腳步不停的拼命走。結果終於看到大營地木屋了,到時下午八點,剛好太陽下山,表定三小時半,我走了五小時半。

第一幕就是灰湖(Lago Grey)的近距離

又有一條支流瀑布

走了好幾天,終於看到中間岩Nunatak的另一面。

右邊小路就是我們走的。

小湖,可能叫Laguna Los Pasos

這中間也是一條路

好大的湖,就是走不到盡頭

拜託何時才能看到營地,走了兩個小時還是這個湖。後來湖不見了,代替的是山谷和無止盡的山路,沒空拍照,只知天快黑了。

晚上到了餐廳,一群人在煮飯了,很多人都很驚訝我在這出現,我找到了Lewie和Andrea請他們各吃一頓廚師作的晚餐,等我吃飯洗好澡,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,這時才在找我的帳蓬,營區只有星星沒有燈,又請管理員帶我去找,還滑了一跤才找到。躺下時已經十一點多,腳底都是水腫又痛,而且長了顆大水泡,很擔心接下來的路如何是好。


登山無法洗頭?

快速解決臭油癢    乾淨滋養又便利

乾洗髮,法姿優乾洗頭

智利百內國家公園 (下) Torres Del Paine II













留言

  1. 回覆
    1. 哈哈,謝謝你的留言。如果發生山難,應該會被台灣人剿到爆吧。:)

      刪除
    2. 畢竟台灣還是一個落後國家啊~

      刪除
    3. 有些問題想請教妳
      1.國家公園門票是計次(出去在進來就要重買)還是算時間(一年)的?
      2.沒有住宿或露營的地點就會被趕出去嗎?那豈不是無法隨心所欲的在路邊就扎營?
      3.最後旺季去人會不會很多?

      刪除
    4. 1 買票之前出示住宿證明,是要住哪進出幾次住幾天,買一票,每次出去時蓋章即可再回來。
      2 沒錯,在門口就直接請你當天晚上前要離開。不行隨便扎營喔。
      3 W線人非常多,但管理處有限W每天人數,住處也會客滿。所以不會人多到可怕。

      刪除
    5. 我特地問了導遊,他說可以進去三天不再再付款。但我進去了九天,有住宿證明。

      刪除

張貼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復活節島 Easter Island

南極 (上) Antarctica 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