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西里約洗頭經驗



我曾經和朋友Candace遊歷巴西10天,她葡萄牙文說的很棒,我則是在那當了10天的聾啞人士加盲人。巴西人是不說英文的。她比我先到了五天左右,等我抵達時,她該玩的都玩了。以至於我有時想去哪,要她陪我去,她就有點不耐煩想休息。大家也都知道,想破壞和你好朋友的情誼,就是一起去遠行個幾天,包準回來變仇人。

不過我們現在仍是有在連絡的好朋友,即使是遠在地球的各半邊。


我們住在里約那個耶穌像的山腳下,因為看不懂聽嘸,直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那是哪一區,只知道一出門,隨便一瞄就看到一個假假的耶穌張開雙臂看著我們。我看到的耶穌總是很活靈活現的受難表情,實在很難和眼前的合為一體。 

那五天里約的天氣都不太好,害我只能作淋雨SAP日光浴。這是拍到最清楚耶穌像


Candace找到的青年旅舍,實在是有夠便宜。不過設備簡陋、洗頭很不方便。加上我已經來了四天,知道這裡什麼都價廉,所以去髮廊洗個頭搞不好比台灣便宜。於是跟Candace說,我可以自己去,她帶了我逛了一天也累了。她於是寫了張紙條,要我交給洗頭店。她寫什麼我當然是看不懂啦,應該是:我想洗頭..之類的。

 要去髮廊的路上,也在旅舍附近



髮廊的門口




到了髮廊,我直接遞紙條給他們。他們說「懂了」。我用惟一學到的葡萄牙話「謝謝」回應。開始洗頭了喔,四天後的第一次享受。等到要沖水的時候,走到後面,才發現他們的盆子不是用躺的,而是客人用坐的,頭再靠在盆子上,也就是半躺。
 



厚厚,這樣是要怎麼洗啊。我看大家都這樣洗,我也就這樣躺了。過了沒幾分鐘,我已經是頭酸背痛了,真的好奇怪,不會設計全躺的嗎?。我在美國洗過頭,至少她們躺比較下面,這樣洗的人是比較容易沖頭部的背面沒錯。可是近乎90度,客人真的很不舒服也。


好不容易沖洗乾淨,終於坐回到前面的鏡子椅。那洗頭妹梳了頭,然後就說:「好了」。這下我懂她意思了。什麼,你還沒有吹也。她說話的意思可能是:「喔,你紙條上寫說要洗頭,你不是只要"洗頭"嗎?」我的天啊,怎麼會有這麼笨的。還是他們真的有客人洗一洗不吹就出店門的啊? 我費了大半功夫跟她解釋:「我要吹頭。」

她了解了,開始把我吹乾後,又說:「好了。」啊是怎樣? 你還沒有「吹整有型」也,你只是「吹乾」而已。我又開始比手畫腳:你要吹啊吹,把頭髮彎進來,要「吹整」啦。她終於又了解了,把我吹的有個形狀了。


價格是蠻便宜的,我忘了多少錢。不過,叫我再去是不會了。回到旅舍跟Candace講,她說很抱歉沒有跟我去幫忙解釋。也算是人生難忘的經驗啦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復活節島 Easter Island

南極 (上) Antarctica I

智利百內國家公園 (上) Torres Del Paine I